永远鲜红的红月

按一下,谢谢↓

关于这个夏天的故事(一)

阳炎paro
ooc我的锅我用他产粮。
cp向见tag
bug和私设齐飞


“你有听说过一个故事吗?”

“如果在815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死去,有一个人就有机会获得特殊的能力。”

“就是关于眼睛哦?好像是红色的那种呢。”

“但是会永远陷入阳炎轮回不出来。”

“好了,我知道了,鬼狐大人的话我会告诉他的。”

“但是林的话,你目前还不能带走他。”

“我想你也知道的。”



鬼狐天冲他现在仍然记得两年前发生的事情,莱娜只是对他说了一句再见之后就这样从楼顶跳了下去。

紫堂陆也是一样,他与紫堂林一同在窜过马路的时候,对方被车撞死了。

但是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明明亲眼看见了哪怕不去马路,紫堂林还是会消失。

寂寞也好啊,眼泪也好,都没有人可以分担。

他梦见了的,莱娜带着紫堂林在他面前对他说这种话。

他也的确拥有了那种特殊的能力,目盗。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听到别人的心里在想什么的。

今天的她也不在这里。

“鬼狐大人?”

鬼狐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惊喜的还以为是莱娜。但是他转身看见陆的时候明显很失望的样子。

“我有事情要和你讲。”



“紫堂!打起精神来啊!”

17的紫堂幻是一个标准的技术宅,与他说话的是他的朋友,金。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就有一天突然可以进入到他的手机里来了。

但是完全不会使用手机的他,刚开始的时候出了特别多的意外。

“啊我我我有在听!”

“紫堂,偶尔也出去逛逛吧。”

“恩......”

“今天还有蒙特祖玛的表演哦!网上还有票来着!”

“诶?金,你想去吗?”

因为盛夏时节,天气很炎热,人们话题转换的也是很快的,比如“蒙特祖玛小姐表演”之类的消息。

之前明明还被各种地震啊砍人事件霸占着来着。

“恩,所以我们可以一起去啊!”

“那......好吧……”




做着非常糟糕的噩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蒙特祖玛就是如此,她总是梦见同样的事情。

第几次梦见这种事情了?梦里的嘉德罗斯大人现在如何?雷德他又跑去了那里?

她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想,因为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当好一个舞者。

她知道自己的能力,是目夺。

让周围的人注意到自己,可是她可不喜欢这样。

就像雷德还在的时候一样,他也是总喜欢粘着自己,然后祖玛,祖玛的叫着。

今天的你也和昨天一样,消失在了我面前。



“啊啊啊啊大恶犬!在也不理你了!”

“喂小老鼠,你说这话已经不止一次了吧?”

在争吵的,是佩利和艾比,艾比通常都是被佩利气的脸都鼓起来了,然后佩利就会去捏着她的脸说着一些什么小老鼠就是麻烦的之类的话。

现在的情况是艾比正骑在佩利的肩膀上,情侣像这样并不奇怪,但是艾比却两眼放光的指着广告牌上的那个“蒙特祖玛的表演”一脸很开心的样子。

“小老鼠你想去吗?”

“网上还有票卖哦!我想去看看!说不定能看见帅哥呢!”



“什么,居然这么顺利吗?”

“恩......林,你也觉得很奇怪吧?”

“明明陷入了轮回,但是还是抱有希望啊。”

“啊?哥哥可是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鬼狐就是这样被陆拉出来的。

以说正事的借口,拉他出来。

实际上只是想拉他出来透透气而已,他可不希望鬼狐就这样把自己闷在家里门都不出。

“鬼狐大人,你也应该偶尔出来看看吧。”

“我可没兴趣啊。”

“我又不是不知道其实你是想去看蒙特祖玛的表演。”

“......那你就当陪我去看呗。”

陆也知道鬼狐心里有几百个不情愿还有不愿意,但是在自己软磨硬泡的情况下他还是答应了。

蒙特祖玛的表演......陆也就当是为了让鬼狐不闷死在家里花的钱吧,虽然花钱买票的时候陆相当心痛。

“......要我帮忙付吗。”

“不用了。”



“紫堂紫堂,晚上你可要注意一下形象啊。”

“金,我又上台,只是看看而已。”

“但是也会有直播什么的吧,所以还是要注意一下吧?”

但是紫堂幻无论如何都觉得蒙特祖玛这个名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现在的他,和金坐在咖啡厅里。

七月中旬非常的炎热,但是人们还是会逛街购物什么的,所以现在咖啡厅里的人也不算少。

“我说,小老鼠,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花痴”

金和紫堂的对话被一整吵闹声所打断,推门进来的是佩利和艾比。

艾比在以前对金有着相当的好感,但是为什么会和佩利交往至今无人能知。

但是,金现在在紫堂的手机里。

“啊艾比!看这里看这里啊!”

艾比看过去的时候,就看见金在紫堂的手机里对她挥手。

“他怎么进去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就这样住进来了。”

“应该是目觉的能力才对吧?”

“恩,有这个可能。”

“哈哈哈哈哈,小老鼠,瞎想什么呢不是每个人......”

佩利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定在了那边,只看见艾比眼睛已经变成红色的了,然后一直盯着佩利,小脸又鼓起来了。

然后就看见佩利恢复过来的时候笑容渐渐消失,手放在艾比的脑袋上揉她脑袋,然后蹲下来说到

“你不要每次都用能力啊……”


“这个速度下去,很快他们也会进来了吧。”

“我只要找到她了之后我可不会继续留在这里的。”

“别这么扫兴啊。”



幻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有时候消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症状,而是觉醒的能力而已。

“也就是说,像小说或者是动漫里的主人公那样?”

的确,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就是像动漫里的那些主人公一样,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能力。

“但是紫堂,这里是现实啊”

“金,那你还不是住进了我的手机里。”

“能力倒是还好,只要别像小老鼠一样喜欢定住别人就好。”

“遇见危险的时候本小姐定住别人还可以拖延时间呢!”

“实际上你每次都两腿......”

佩利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对了对了,那个蒙特祖玛的表演你们准备去吗?我和紫堂已经把票卖好了!”

现场气氛的尴尬不得不让金开始转移话题,谁知道接下来佩利又会被怎么样。

“小老鼠她说她想去,就只好陪着她了。”

“所以呀,因为是晚上的原因,本小姐才会和他一起出来打发时间啊!”

“要不大家一起去吧,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一起去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啦,嗯嗯,就这么决定了!”

“小老鼠,你要的苦瓜奶茶来了。”

佩利打断艾比的对话之后,把苦瓜奶茶递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坐了下来。

结果艾比还是坐到了她身上,原因是她够不到。

下午的天气也是十分炎热,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上班族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开始下班回家了,所以这个时候坐地铁的话,恐怕是人挤人。

艾比佩利,还有金和紫堂幻也就是这样在咖啡厅里喝完咖啡之后,打算坐车过去的。

但是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似乎是车祸的样子,救护车的声音也非常大,黑色的马路上留下了红色的血印,在阳光下也非常刺眼。

佩利捂住了艾比的眼睛怕她吓晕过去。

那个男生,站在另一个已经倒在地上的男生身边。

“紫堂,那个好像是,格瑞诶!”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