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深坑,除了杰园都吃得下

弹丸论破paro

重发是因为改了很多bug,非常抱歉。
要不要试试奶凶手啊x
ooc我的锅我用他产粮
流的非常不正常,请不要抱太大希望。
cp见tag

————希望之峰————
金——超高校级的幸运
格瑞——超高校级的???
玛格丽特——超高校级的女仆
嘉德罗斯——超高校级的王
凯莉——超高校级的魔女
紫堂幻——超高校级的召唤师
艾比——超高校级的天使
埃米——超高校级的恶魔
雷德——超高校级的格斗家
蒙特祖玛——超高校级的王女
雷狮——超高校级的海盗
卡米尔——超高校级的军师
帕罗斯——超高校级的赌徒
佩利——超高校级的打手
鬼狐天冲——超高校级的诈骗师
莱娜——超高校级的助手
安迷修——超高校级的骑士
安利洁——超高校级的魔法师
紫堂林——超高校级的召唤师
————未来机关————
肖恩——原.超高校级的骑士长
秋——原.超高校级的幸运
丹尼尔——原.超高校级的裁判长
紫堂陆——原.超高校级的召唤师
紫堂真——原.超高校级的召唤师
银爵——原.超高校级的饲养员
维德——原.超高校级的军火商贩
神近耀——原.超高校级的忍者

世界组成本身就是0与1。

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一切,慢慢的就有了别的色彩和东西。

人也是如此。

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只是推了他们一下下而已。

就轻轻的推了他们一下,就绝望的那种程度。

是的,人本身就存在着绝望。

希望也是如此,但是为什么还有人会为了一点点渺小的希望而去努力呢?

明明只是一个配角而已,因为奇迹什么只会出现在主角身上吧。

说到底,绝望这种事情是抹不掉的吧?

就如同那种,已经确定的事情,是不可能在改变吧?

虽然存在着无数的“可能”,但是是不可能改变过去的。

七彩的未来也好,什么也好,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在那些普通人身上吧?

而且主角这种东西也只是按着剧本来表演的而已啦。

恩,也就是老天全部安排好的哦?

所以,还是不要挣扎了,特别只是小小的配角的话。

这种事情,我可是有认真思考的哦。

-

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金收到了希望之峰的邀请函,他也的确进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了。

然后就是,一个像兔子玩偶一样的东西。
告诉他们,将会去修学旅行。

是的,一切都是非常戏剧化的表演,就像是有人安排好的一切一样。

他们也只能照做。

然后再是,原本好好的一切在突然一切之中变了样。

是的,突然那个黑白熊叫道,说着什么,只有互相杀戮才能出去,谁不会惊讶?

要么待一辈子,要么杀人,这样才能出去。

无疑对所有人都是一种威胁,更是一种挑战。

“开什么玩笑啊!”

“谁会因为这种事情去杀人啊!”

“…因为想要出去所以杀人,也不是不可能啊。”

“谁又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啊。”

大家是如此议论了起来。

黑白熊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并且还告诉大家,就在刚刚,只有这一个地方是可以供大家的,因为其他的地方,全部被莫诺美金刚看守着。

但是中心公园的石像上,那个倒计时开始启动了。

这真的是大家所希望的修学旅行吗?

或者说,这真的像莫诺美所说的一样,是充满希望的修学旅行吗?

还有学生手册上所写的,那怕是杀人也要注意的必要事项。

“只有杀掉同伴,才能出去。”

日常篇(1)
存在于你我之间的信任

这是待在这里的第四天。

前三天意外的和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大家已经差不多了解互相的名字还有喜欢什么东西了,当然这些东西在学生手册上都可以看见。

说起来,这个学生手册也是非常神奇的啊,大家的资料都在上面,喜欢的东西也好,讨厌的东西也好,甚至于个人状态也在上面。

读书啊考试啊作业啊吵架啊挤公交啊背书啊什么之类的,和其他正常学生一样的东西,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就包括,虽然不限制调查,但是晚上十点黑白熊还是会提醒我们。

“说不定会遇到杀人鬼什么哦。”


早上叫醒金的,是黑白熊的广播

“恩,现在通知,修学旅行的个各位已经早上了哦!今天也干劲十足的开始吧!”

……

每天基本上都是这样,黑白熊晚上提醒大家睡觉,早上提醒大家起床。

然后大家一起到食堂吃早餐,这几天来都是一个样子,而且那个黑白熊还似乎是个全能,啥都会做。

“如果把他养家里会怎么样。”

“老姐,你就别想这种事情了。”

不过就在今天早饭吃完之后,大家回到房间的时候,显示器的铃声响起来了。

“那个,希望之峰学院修学旅行实行委员会的通知,大家期待的演出时间到了!具体准备了什么内容就等到稍后的祭典…不对稍后的消遣时刻揭晓,总之现在都到贾巴沃克岛公园来集合!”

“……这家伙,想搞什么。”


公园里,大家都已经到齐了。

似乎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也不敢违抗黑白熊的命令。

“来的也太迟了吧,金,总之,大家都到了吧?”

“金,你可别害怕了啊。”

金虽然很想否认……但是也说的没错倒是,毕竟在这种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情况的时候……。

“我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会啊因为。”

“那个黑白熊又想做什么”

“小老鼠,害怕了就别来啊。”

“大坏狗!你不也来了吗!”

“但是,老姐,如果违抗了黑白熊的命令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大家吵起来的话,可不太好吧……你说是吧,金。”
紫堂幻是如此问到金的,他很明显在害怕,他躲在了金的背后。

“是啊是啊,大家可是同伴啊。”

可是金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家突然都沉默了,如同冬天零下凝集在一起的冰一样,令人窒息的沉默。

“你错了,金,从进来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是同伴了。”

格瑞是如此说到,他显然不在意这一切,他坐在椅子上。

“喂,紫堂幻,我说你个废物想什么呢,你这样活下去才是意外吧?”

“呵,渣渣们喜欢玩过家家的这种游戏吗?”

“在下也觉得这不是什么所谓朋友的游戏吧。”

“那么渣渣们我就先说好,我可是下得去手的!”

“嘉德罗斯殿下,请冷静一下啊。”

“不会……是认真的吧……”

“要知道每个人的观念可不一样。”

“那个……”

“哎呀你们居然吵起来了吗?害得我都拿捏不好时机出场。”

………………

那是,当他们吵的正火热的时候出现的黑白熊。

穿上了西装,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光着身子的熊而已。

“你这装扮是想做什么啊!”

“不是说了吗?演出啊。”

“就如同,实际上莫诺美是坏人哦,她可是自作主张把你们的记忆拿走了!”

“人家才没有!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啦!”

“诶——那大家为什么不记得来岛上的记忆呢?”

“人家才不是坏人!”

“顺带一提,这家伙夺走的,不只是岛上的记忆这么简单。”

“把你们在希望之峰度过的数年记忆——全部,是全部哦,没有一点漏掉的夺走了呢!”

“被吓到了吧,你们可不是什么新生哦?”

这番话说完之后,大家都可是不安了起来,紫堂幻更是抓紧了金的袖子。

鬼狐似乎在和莱娜说着什么,但是能看出来,她头上有冷汗。

安莉洁悄悄的站在安迷修身后,紧紧的抓住他的衬衫。

雷狮更是直接将卡米尔护到了身后。

“失忆什么……是骗人的吧?”

“不是哦?入学的时候会昏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哦?”

“但是这是没道理的啊!”

“……就是说,我们几年都没有联系上我们的家人了?!”

“我不知道哦,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交换哦?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几年前做了什么哦?”

“交换条件也是有的,我之前也说过,那就是互相杀戮啊!”

“明明都不了解别人的本性……所以杀人是很容易的吧?何况,会出现背叛者呢?”

“要知道,原本设定的希望之峰的人数,是18人哦?”

“还有一个,是怎么出来的,还真的是让人奇怪啊。”

“唔噗噗噗噗……”

“先说清楚啊!!!你这家伙!”

然后黑白熊带着莫诺美远去之后,留下的是迷茫的我们,已经离正常的生活远去了的我们。

然后剩下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早上,黑白熊广播还是一如既往的播放着。

金是被吵醒的,他想了一会,然后还是推开了门。

不愧是南岛,阳光很灿烂,是个好天气的样子。

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多少也有点让人过意不去吧……被突然告知,失去的记忆,不止一点点……

而且,这一切不是梦,是真的……

我们真的,失去了好几年的记忆,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几年前经历了什么。

除了那个……卧底吧。

金是在餐厅的门口遇见了莱娜。

“早上好啊莱娜小姐!”

“早上好金。”

“金,怎么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没事吧?不过大家都差不多吧……”

“不过今天天气很好啊!”

“的确是这样没错,那么,祝你今天有个好心情啦。”

莱娜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被鬼狐叫去了,金也听凯莉讲过,莱娜好像是一直跟着鬼狐的。

餐厅的大厅里,安莉洁一直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那个,早上好安莉洁”

“…………”

“啊,早上好。”

“你在做什么啊。”

“看这个电视啊,所以没有办法回你。”

的确是这样,安莉洁如此说着的时候,她的眼镜也没有离开电视。

“那,差不多也到时间了。”

然后安莉洁就这样直接跑到了餐厅。

金来到餐厅的时候,大家都是沉默着的,毕竟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要一下子接受,也很困难。

人是陆陆续续的到齐的,但是鬼狐却没有来。

“那个家伙不会已经被杀掉了吧?”

“不许对鬼狐大人无理!凯莉!鬼狐大人说了,他今天早上不想来。”

“哎呀,那他说不定也在预谋着什么杀人计划哦?”

“凯莉小姐……怀疑别的同伴可不太好吧……”

“鬼狐天冲那家伙可是诈骗师啊,还没入狱都是个奇迹。”

“切,不过只是一些虫子而已。”

“星月魔女,你也好不到那里去吧?”

似乎,又回到了和前三天一样的时候。

“大家,千万不要吵起来啊……”

“喂废物,你想什么呢。”

“总比那个白痴骑士要好多了吧?在这里至少也不会太无聊就是了。”

“……恶党,请注意你的言辞。”

“老大,我都等不及开始了。”

“蠢狗,你忘了吗?学生手册上写着只能杀两个人呢。”

“说到底,你们这群渣渣一开始就叽叽喳喳的也太吵了吧!”

“请注意一下,无用的争论对我们来说可没用!”

“要知道,那个黑白熊不是还说过有卧底吗?说不定她现在就看着呢。”

“那样格瑞的嫌疑就很大了啊,他可是唯一一个没有才能的。”

“……你觉得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是格瑞啊!他只不过是想不起来才能而已!”

是的,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有黑白熊所说的卧底,大家无疑都是在互相猜疑的。

同时也在等待着第一个动手的人。

“现在的争吵对我们来说的确没有什么意义,大家不如再去调查一下岛上的东西,然后在来讨论怎么样?”

这个提议是安迷修提出来的,但是意外的没有人反对,最多也只是嘉德罗斯哼了一声,然后带着玛格丽特走了。

“我会转告鬼狐大人的。”

莱娜这么说这之后,也走了。

祖玛看了一眼之后,紧紧跟上了,雷德紧随其后。

“我说,安迷修,你可别死在这地方了。”

“怎么,你开始担心我了?”

雷狮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头也没有回的走了。


“诶衰仔,快陪我去看看我的白马王子吧!”

艾比是如此说到,而且还摇晃着埃米.

“哎呦老姐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你的白马王子——你轻点我错了我错了”

“不然呢!万一那一天被杀掉了呢。”

“老姐,你可以把我杀掉然后出去啊”

“把你杀掉了我怎么办啊,万一又被那个跟踪狂缠上了呢。”

“……那也总比在这里好啊。”

“好了你别瞎想了,我们两个分别调查还是一起?”

“明明是先……啊不是老姐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肯定没问题啦!”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注意到,他们这次的谈话,被人听见了。

“真是感人啊……”


金是在外面的水池旁遇见鬼狐和莱娜的。

鬼狐和莱娜坐在椅子上,鬼狐的左手也是搭在莱娜右手上的。

莱娜似乎是笑着的,很开心的样子。

再是紫堂幻,他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和金在一起。

“金……你有什么办法吗?”

“怎么了啊紫堂”

“还是有点担心……毕竟那个黑白熊也不像是在骗我们的样子。”

“有我在啦,怕什么啊紫堂。”

“你们两个,还打算玩朋友游戏吗?”

“凯莉!!!”

“先说好,本小姐只是来看看而已,调查的怎么样了?”

“到处都……没有找到出口。”

“我过来的时候遇见了安迷修和雷狮他们,他们似乎游了好远也没有看见岛!”

“他们啊,我也看见了,卡米尔还很担心雷狮怕他感冒了一样,唉,还真的是感人的兄弟情啊。”

嘉德罗斯是和玛格丽特待在一起在。

“真美啊,这样的星空。”

玛格丽特是如此说到,而且现在的星空的确很美,何况是夏季,而且——可能看不见几次了。

“是啊,而且,也总算是有个有乐子的事情了。”

帕洛斯和佩利是在一旁看着雷狮和安迷修的。

“等他们游玩了在叫我……”

然后佩利就这样睡着了。

“蠢狗,就不怕这样被人杀掉吗?”

“帕洛斯,佩利,我们应该走了。”

看着上岸的雷狮和安迷修,卡米尔是这样说到。

“安迷修,有看见出去的地方吗?”

“没有看见,游了半天都还是海。不过,有看见蝴蝶哦?安莉洁小姐。”

安莉洁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开心的笑了起来。

“大哥,没事吧?”

卡米尔一遍把他的衣服递过来,还递了一条毛巾给他。

帕洛斯只是靠在一旁的树上,什么也没有说。


不知道延伸到何处的黑暗。

“都和你说过,要关紧房门啊。”

那是埃米弥留之际听见的,还是那句再见,在就是遍布全身的痛苦。

那个绿色的背影就走了。

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能做了,更别提救姐姐出去了。

然后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朦胧之中,他可以感觉到他姐姐在哭喊着他的名字。


原本计划着大家一起去探索一下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出去的方法,结果被艾比的哭喊声破坏掉了。

是的,尸体已经出现了。

死者是埃米,他已经没有了呼吸,掉落在一旁的,是沾满血迹的竹签。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血,是真的血,不是像电视剧里那种演出来的,而是真的。

“不是真的吧……他真的死掉了?”

埃米他现在趴在地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以说是非常惨了。

艾比一直无法平静,她到现在还在抱着埃米的尸体哭喊着,安莉洁勉强把她拉开之后才能让大家继续调查。

要知道,双子孤身一人可是无法生存与世的啊。

血量不算很多,但是还是让人感到恶心,而且空气中的味道也不好闻。

“唉~尸体发现了哦,那么在经过一定的调查时间后,我们将进入学籍裁判哦,关于线索可以查看黑白熊档案,已经发到你们学生手册了。”

不知道从那里跑出来的黑白熊,不由得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还有一点,是因为凶手,就在我们之中。

这也让大家不得不相信,我们之中,的确有个人是叛徒。

评论(18)
热度(99)

© 永远鲜红的红月 | Powered by LOFTER